鸢月橘

我没有星露谷玩就要死了

图我情真.后记

暴风哭泣

追白鸟:

非常短,就不打 tag了,主要是为了圆唯一没有办法在正文里表现出的发色交换梗。


“你要穿厚一点再出门,把披风戴好——今天怪冷的。送人的点心要拿好哦,不要弄碎了。”
阴阳师喋喋不休地叮嘱着,小妖怪用力点点头,反复向她保证一定把东西送到,这才推了门出去。
说起来……
小妖怪小心翼翼地抱着那盒点心,睁大眼睛左右张望,街头巷尾张灯结彩,于是他开始思考今天是什么节日。
好像什么都不是啊?咦,那是?
朱雀大道上拥挤着一大拔他从未见过的式神,正七嘴八舌地不知道讨论着什么。
小妖怪奋力挤进人群中,可他那点个头哪能做到鹤立鸡群。即便他竭力垫脚,也还是一无所获——随便哪个涂壁都能把他挡个结实呢。小妖怪只好愤愤不平地鼓起腮帮子,退到外边闷头闷脑地继续忙活送东西的差事。
“咦?小家伙,你不去看百鬼夜行吗?”一名打扮得花枝招展的女妖注意到了他,摇步上前笑吟吟地问道。
“百鬼夜行?”
“对啊,今天有百鬼夜行哦。”
实在觉着他生得可爱,女妖不由自主弯下腰来想摸摸小妖怪的脑袋,不料小妖怪竟往旁边挪了一步避开她的手,抗议说,“我是要成为大妖怪,不能摸头。”
“哈哈哈……”
女妖被他这幅模样都得乐开了花,当即掩唇莞尔不止,花枝乱颤间带响了腕上银铃。清脆振鸣吸引走小妖怪的视线,他盯着看了一会儿,发现那上面雕有许多繁复华丽的花纹。
女妖也注意到他在看,便解释说,“这是信物哦,大江山的信物。”
“信物?”
“嗯,如果你待会儿要去看百鬼夜行,就会发现有很多很多妖怪都带着铃铛呢。”
“戴的就来自大江山么?”
“是的。”
“那信物有什么作用啊?”
“因为我们鬼王最重要的人犯了个迷糊,不知走失去了何处。铃铛是他俩的信物,鬼王大人希望他能够有朝一日循着铃声回到自己身边。但光凭鬼王大人四方云游寻找是远远不够的,于是他便命令所有下属鬼族全部佩戴上一枚铃铛。这样的话,无论那个人是在天南还是海北,都能够听到指引归途的铃声。”
“那……”
小妖怪还想问点什么,不远处却传来一声呼唤,女妖连忙拢了拢头发,对他抱歉道,“同伴叫我呢,我得走啦。”说完她便转身要走,没几步又回头说,“还有,你真可爱,一定会成为厉害的大妖怪的。”
可爱就会厉害吗…?小妖怪茫然地站在原地纠结了一阵,想来想去还是决定要赶快送完点心,说不定回来还能赶上看百鬼夜行。
于是他一路小跑,急匆匆地朝目的地赶去。想倒是想的很好,就是没看路,一不小心便绊着了块石头,他脚底打滑,好不容易站稳,怀中点心却飞了出去,眼见就要砸在地上。
啊,这下麻烦了!他开始心惊胆战地思索起待会儿要怎么跟阴阳师解释,可预料中的惨状却并没有发生——像是被什么无形的手提拎起来一般,那盒点心无端浮至半空,又晃晃悠悠地落进他怀里。
小妖怪抬起头,一名背酒葫芦的白发大妖站在前方,他身材高大,面容英俊,就是神色颇有点古怪,绛紫双眸里似乎翻涌着令人费解的情绪,注视了自己好半晌才开口说,“走路看路。”
“其实我刚才是不小心…”
他摸摸鼻子,窘迫地想要解释,这时他突然注意到大妖腰间也系了一串铜铃。它但并不像女妖所佩似的花纹繁复,表面却光滑非常——一看便知主人必是时时常把玩携带。好奇之下小妖怪完全忘记先前要说什么了,反倒开口问,“你也是大江山的妖怪吗?”
那妖嘴角扬起些许弧度:“怎么看出来的?”
“你戴了铃铛呀。是用来找人的信物对吗?”还未等对方点头,小妖怪又主动提出,“为了谢谢你帮我保护点心,你可以向我描述要找的那个人长什么样,我平时都会帮你注意的!”
“长什么样?嗯,本大爷想想啊…那是一个红色小妖怪。我想应该会他头发是红色的,因为……”他低头看了看自己的掌心,没有继续说下去。
小妖怪却乐了,掀开兜帽,仰起脑袋,眨巴眨巴金灿灿的眼睛说,“我就是红色的小妖怪呀!”

AUV:

粘胶2,我也不明白为什么会有后续,可能还有3,谁知道呢……

粘胶1

女儿长假出来约会,约会对象迟到我该不该抹杀他

要叫我Sir:

哈哈哈哈哈放弃吧麦克雷,这个世界已经不需要正常人了!还有根基你跟着参合什么哈哈哈哈!!


大扎克:



注:银魂梗!!!银魂梗!



涂得潦草了点【 最后大概就被午时全部带走了吧。






【style】Machine

第一次码文_(:з)∠)_小学生文笔..以及在作业没写的时候码真的好吗..


---------------

“kyle!”


“嗡...”


Stan奋力伸出手,而他无法向前挪动一步


他的好友,Kyle Broflovski,正站在悬崖上,背景是一片血红的夕阳。


“oh f**k!Kyle!”Stan嘶吼着,“快离开那里!”


“嗡...”


而Kyle却像是没有听到,夕阳衬着他的红发,宛如宝石一般闪闪发光,他面对着将要落下的夕阳张开双臂,直挺挺地向前倒去。


Stan Marsh最后所见的,是一片漆黑,和绿色的残影。


...........

“不..Kyle...”Stan猛的从床上坐起身,刚刚的景象使他全身颤抖,他无力的捂住脸,像一个无助的孩子一般,呼喊着Kyle的名字。


“啊,早上好啊Stan..hey what's up!”Kyle推门进来,看到Stan的样子他不禁愣了一下,随即把手中的咖啡放在桌上,走到床边轻轻抱住了自己的SBF。


“Ky...Kyle?”温暖的怀抱唤回了Stan的意识,眼泪在他的眼中打转,他伸出手把Kyle抱的更紧,把头埋进对方的脖子“我以为..你..你离开我了”他不敢说那“D”字开头的词。


“Stan..没事的,只是个噩梦而已..”Kyle安抚得轻轻拍8着他的背,“我还在这里不是吗?我是说,我们现在在一起很开心,我想我不会离开的。”“嗡.....”


Stan没有说话,耳边的嗡嗡声让他感觉心烦意乱,嗅着Kyle洗发水的味道使他慢慢冷静下来。


是啊..那只是个梦而已..Stan想着,没有什么比最爱的人在身边更好的现在了不是吗?


............




其实是死亡结局(*・_・)然而文笔渣写不出来..原本想写的是盗梦空间那集的梗的...(´இ皿இ`)


_(:з)∠)_碎碎念

嗯..这里鸢月橘,叫我橘子就行(๑´ㅂ`๑)

不带把,16,高三狗

喜欢打基三,mc什么的,然而并没有很厉害_(:з)∠)_

最近喜欢sp,吃style和crenny(๑´ㅂ`๑)爱凯子prprpr

逛b站,喜食游戏圈和鬼畜(๑´ㅂ`๑)也是个没人看的透明游戏up_(:з)∠)_b站id如全名

(ง •̀_•́)ง总而言之是个好人..没什么技能哭哭哭..只会唱歌然而总是走调QAQ

(๑´ㅂ`๑)最喜欢大家了


【1】

脑洞文

------------------------
又是一场难分输赢的战役,人类与龙族的战役已经持续了整整三年之久,长期的苦战使得双方都疲惫不堪。

此时,人类的大营中,年轻的国王正紧紧皱着眉头,冷冽的寒风吹入账内,所有人都看得出来,今天国王的心情很不好。

“这次又是亡灵来搅局!?这群死不透的家伙,加入了龙族的阵营!”国王咆哮着,狠狠地锤着黄金雕刻的王座。

文官颤颤巍巍的走上前,这个可怜的家伙需要一个人承受国王的怒火。

“这次是..精灵..”文官的嗓音因为恐惧而发抖,看着国王的脸越来越黑,他强忍住不让自己晕倒。

“哦..?精灵?”国王饶有兴致的挑了挑眉,“我记得他们的王,就是上次那个偷了龙族力量水晶的猫妖少年吧?”,国王把玩着手中的剑,当年为了国家安定,放下画笔的手,此时握着利刃。